“妈你是没看到,上面油布盖着,里面有很多施工工具,大大小小的,有个这么大的锤子,直接从五嫂脑袋边砸了下来,那么高楼层摔下一个人,直接扎进竖起来的钢筋里头,整个建材堆都被砸的发出老大的声音……”江飞扬低着头,嘀咕:“你刚刚在外面跟舅妈吵架,你们声音最大的时候,我听到了一点……”

    也幸亏只能听到一点,要不然警察入耳听了更说不清。

    周司张了张嘴,“我那是气不过……”

    “你怎么就气不过了?”江飞扬别过脸,“五嫂为了救我都受伤了,你倒好,在背后说她坏话。再说了,今晚这是五嫂提醒过我,我也提醒过你,本来可以避免的,结果你说我胡闹,现在出了事,你又放过来怪五嫂的提醒是诅咒,再说了,那话又不是五嫂说的,那是算命先生说,五嫂好心提醒我的!”

    周司被儿子一通抱怨,心在剧烈的动摇,但是她嘴上肯定不会认输。

    白了江飞扬一眼,“五嫂五嫂,你拿人家当五嫂,人家拿你当什么?”

    “拿我弟弟!”江飞扬不高兴的说:“要不然五嫂能舍命救我?”

    说完,江飞扬气得不想跟他妈说话,一拉杯子盖住头,不理她。

    周司:“哎,你这孩子……”

    她伸手去扒拉杯子,江飞扬干脆翻个身,趴在床上不动。

    周司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妈知道你今天晚上吓坏了,妈不跟你计较。妈答应你,只要警察那边把事情结果弄出来,跟你五嫂没关系,妈去给她道歉。”

    “你可别去了!”江飞扬一把掀开被子,脸被闷通红,他气愤道:“五嫂都不知道你这个人,你突然去道歉,五嫂肯定莫名其妙,反而知道你在背后说她坏话了。你是跟舅妈置气,你就算道歉,也该去跟舅妈道歉。”

    周司的脸色一下变了,她跟晏婳道歉?凭什么?

    一码一归一码,何小燃救了飞扬,她该道谢道谢,该道歉道歉,她又没对不起晏婳,凭什么要跟晏婳道歉?

    江飞扬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他妈肯定不愿意,“舅妈就不是跟人吵架的人,今天能跟你吵起来,肯定是你说了过份的话……”

    “江飞扬,反了你了,还教训你妈来了?”周司气死了:“你是我儿子,胳膊肘还往外拐?你舅妈不是跟人吵架的人,我就是了?”

    江飞扬挨骂了,不敢吭声,但是满心不服气,别过脸又不理亲妈。

    周司闭了闭眼,岔开话题:“你身边的人都得换,这么不尽心,以后遇到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这是意外,还咬他们怎么反应?”江飞扬忍不住又反驳:“你以为我一个人能同时打那么多电话?报警、找消防、叫救护车,再挨个通知你们,我一个人办得到?”

    通过这件事,江飞扬觉得自己远不如五嫂镇定,那个人在她眼前掉下来,扎进钢筋,五嫂竟然还能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救他,追人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他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

    如果不是身边保镖,他估计早吓懵了。

    保镖们都是成年人,经历过很多事,其中主负责的保镖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工完成,每个人都同时打电话,让各方救护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现场救人。

    还要怎么负责?

    难不成像她妈这样,出了事就知道找舅妈吵架,其他什么都不做的做派才是负责?

    周司也被江飞扬气糊涂了。

    主要是她心里憋了气,又没法发泄。

    晏婳说了她可以不听,因为她知道晏婳也不知情,晏婳就是护短,可是儿子亲口说得这些话,周司没办法装着听不见。

    她心里有点矛盾,但她拉不下脸,让她跟晏婳道歉,那就更不可能了,打死她也不道歉!

    三楼手术室外,司卿从手术室出来,“钢筋从患者的腹部穿过了大昌直达肝脏,伤患一度昏迷,意识不清,很严重。唯一庆幸的是伤害摔下时,有轮胎圈缓冲,以致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伤患家人明天早上才能达到,这边要安排人守着。”

    “人现在脱离危险没有?”周沉渊问。

    “没有,还在手术……”手术室突然传来警报,司卿一转身冲了进去,不多时护士急匆匆跑了出来,随后更多的护士抱着血袋冲进手术室。

    周沉渊抿着唇,面色紧绷,他回头:“爸,姑父,别太担心,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江进玖点点头:“我明白。”

    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做最坏打算了。

    周商伸手拍了拍江进玖的肩膀,顺天驾校江进玖投了不少资金,光广告费就价值不菲,这两年刚刚盈利,如果真要折在这里,就等于前期的投入打了水漂。

    那不是小钱,换谁都接受不了。

    周商抬头:“阿渊,你去看看小燃,这里我跟你姑父再待一会儿。”

    周沉渊点点头,转身下到二楼住院部。

    进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何小燃笑得跟花痴似的,看着他妈妈的时候,那眼睛都冒水了。

    周沉渊气死,她看着他妈妈都那么高兴,看他的时候怎么就气鼓鼓的?

    “妈。”

    晏婳回头:“楼上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情况不乐观。”周沉渊实话实说。

    何小燃的神情有些惆怅,“陶平遥要是醒了,我还能问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现在全靠猜。”

    周沉渊看她一眼,没说话,一会儿过后,他又看了她一眼,何小燃觉得他别别扭扭的,有话就说嘛。

    “我都受伤了!”何小燃故意跷起受伤的腿给他看,“你看,我多可怜啊!”

    周沉渊终于开口:“以后遇到事,你先顾自己。人各有命,老天要收的人那么多,你能管多少?”

    何小燃立马告状:“婆婆你看,我救了他好哥们,他还骂我!”

    晏婳瞅儿子一眼,有点犯愁,就她儿子这情商可怎么哄小姑娘啊?

    再看看因为挨骂一脸愤恨的何小燃,晏婳更愁了,真是个直肠子的丫头,只听到了阿渊教训她,就没听到他儿子的潜台词。

    晏婳只得提醒:“阿渊,你这么说,小燃还以为你在怪她救了飞扬呢。”

    周沉渊顿了下,说:“我不要你总管别人,谁知道哪次就会管滑手?我、我要你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