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和人力是相辅相成的。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人力始终决定工业革命的进度。

    秦爵爷不是万能的,在没有能力大批量炼制熟铁的时候,也没办法搞出来所谓的蒸汽机。

    这个世界,不是穿越者就是无敌的,凡事都要循序渐进,一点点的来,一点点发展。

    如果穿越者是万能的,早就统治全球了。

    再者说,连电都没有的时代,也不配称作工业革命。

    秦爵爷,是充其量让大唐的科技,迈进了一小步而已,真的就是一小步。

    距离所为的工业,依旧是任重道远。

    基本上,秦爵爷鼓捣出来的都是理论上的知识,和一个大体的框架,真正拥有动手能力的是柱子、还有那些墨匠。

    墨家的人也全都不是傻子,当齿轮这东西被提出来之后,立马投入到了实践之中。

    利用小清河的喝水流速,弄出来一套锻打的机械,也可以理解成最早起的水利锻造机械。

    但和上辈子的水利锻造机械比起来,依旧有很大的差距,但也没办法,能做出来已经很不错了。

    清河公主也到了,今天正式开炉,清河公主肯定是要来这里揭红的。

    不仅清河公主来了,李世民、房玄龄、杜如晦、闫立德、阎立本兄弟全都来了。

    看着秦长青和柱子、墨匠们忙活的热火朝天,他们也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简单说,这些机械原理都是大同小异的,但真正将那些齿轮和轴组合起来是最难的。

    面对高耸的熔炉、浓烟滚滚的好几丈高的大烟筒,就连闫立德兄弟也是一脸懵逼:铁,还可以这么炼吗?

    唐朝的锻造技术其实很厉害的,陌刀、直刀等锻造技术,到了现在已经失传,可秦长青所处的年代,这些技术全都有。

    大唐主要流行的坩埚炼钢,这东西是春秋时代发明的,汉朝最为兴盛。

    但由于没有好用的大型坩埚,所以产量一直很小,现在秦长青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切准备妥当,秦长青对着所有人拱拱手,最后看向清河公主,“公主殿下,可以开始了。”

    清河公主也是激动的不要不要的,攥紧了拳头,看了一眼老李,老李对着她点点头,清河公主抬起手,大喝一声:“开炉!点火!

    火把顺着点火孔丢进去,火势熊熊。

    柱子和翟默开始巡视每一个火门,结束之后让人搬动滚轴,将风箱和风车连接。

    风车立马抽动起来,随着风车的转动,风箱的风势也逐渐打了起来。

    浓烟也从炉顶升起来,黑色的烟雾逐渐变得越来约旦,最后当一大股白色的火焰出现好,大烟筒里面开始排出白色的浓烟。

    有工人在控制龙门吊,将一箱箱的铁矿倒进熔炉……

    众人就在一旁死死的盯着看,从来没见过如此简单的操作,也从来没见过熔炉内会有白色的火焰。

    熔炉里面的炭火一直烧到了中午,柱子登上了检修架的第三层,向里面看,突然激动的大吼,“出铁水了,出铁水了!”

    其实也不怪柱子这么激动,以前炼铁用的都是木炭,炼一次只要要一天一些,铁矿才能融化。

    甚至是哪怕是融化了,也不是全部都融化。

    可现在呢?换做平时铁矿石也就刚刚烧红而已。

    你要说柱子不激动是假的。

    当一个人一门心思之钻研一件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人是有多么的专注。

    “谁也别和俺争,俺开炉!”

    铁水在不断地想最下面一层流淌,柱子穿上了厚厚的棉服,拿着一个铁签子,把火炉最下面的火门给捅开。

    铁水混合着渣料,也缓缓的流淌而出。

    立马跑过来公认,将铁水上面的渣料清理,随后开始几个一个个模具都摆好,不多时,一个个铁嘎达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老李也是激动的在原地只转圈,如果产铁的速度这么快,那以后大唐的制式兵器岂不是也能成倍的打造?

    不仅是墨匠们,就连工部派来的那些人,看到之后也是哇哇大叫。

    “抬起一块放在锻锤上!”

    柱子开始指挥人手,用铁杠子抬起来一块铁疙瘩摆在了水力锻锤上面。

    Duang!

    Duang!

    Duang!

    经过了一次次的锻打之后,火星四溅,很明显成品已经和大唐现在的顶级锻造技术持平了。

    但在时间方面、人力利用方面,不知道缩小了多少倍。

    老李兴奋了,房谋杜断也兴奋了。

    闫立德兄弟二人更是手舞足蹈,这简直就是神迹,简直就是上天赐给大唐的祥瑞。

    “长青,如此这般……”

    老李激动的一把扯住秦长青的衣袖,“铜铳、虎蹲炮,是不是可以量产了?”

    “理论上是可以的!”

    “不要理论,皇帝不要理论,你给个确切的说法,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可以量产了!”

    “是!”秦长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李会这么激动,但还是很肯定的回答。

    “那就好,量产!一定要量产!如果铜铳和虎蹲炮可以量产,大唐能提前两年收复辽东。”

    妈呀!

    老丈人好不要脸啊!

    收复辽东?

    辽东和咱们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咱们大唐才是侵略者……

    可就在这时候,却传来柱子的不屑,“李老爷,虎蹲炮和铜铳算啥啊?到时候咱们要造更大的贞观打炮,一炮打出去,直接能轰塌城墙,直接能轰开城门的那一种。您老这格局小了,真的小了!”

    “你说啥?虎蹲炮还能做出来更大的?”老李瞪大了眼睛看着柱子。

    “能啊。俺哥说了,到时候一枚开花弹打出去……能炸死一大片呢!”

    柱子洋洋得意,却苦了秦长青,开花弹他也不会做啊,只是理论,只是理论好不好?

    柱子这小子,咋遇到我老丈人,这嘴就没把门的呢?

    “二哥,这里有翟默他们看着就行了。”

    清河公主看向程铁柱,“我听说你们又新研究了一种爆破筒,还不给李老爷演示演示?”

    “啊?还演示啊?”

    柱子挠挠头,“很贵的,一枚搞下来大概三百多钱呢,皇帝一共也没给我多点钱,经不起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