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对他也是很感激,所以听信了他的话,只收了百分之二十的订金就先提供了所有建材,后来你们应该也清楚,他们单方面撕毁了合约,以建材有问题为由拒绝支付剩余货款,一拖再拖。”

    林泽兴大概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李天明听完后沉思一会,问道:“他们有证据证明你们提供的建材有问题吗?”

    林泽兴想了想:“不好说,建材这种东西我可以保证我发给他们的货物都是好的,但是我不敢保证他们那里会不会认为损坏。”

    “那你可以提供什么证据证明你发给他们的货物是好的?”

    “我每一次发货之前他们公司都会派检验人员进行当场检查,检查合格,签完字后我才会发货,我有每一次的出货证明和签字。”

    李天明思维十分敏捷,直接就摇头:“这并不能证明什么,如果我是斯美达公司的人的话我可以迅速开除之前委派过去的检验人员,并且不承认那些签字,我说那些出货证明是你们伪造的,您又该怎么办呢?”

    林泽兴哑口无言。

    李天明继续问道:“林总没有什么细节要补充了吗?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会对我们至关重要。”

    “没什么其他发展了,整体脉络就是这个样子。”

    李天明盯着林泽兴好大一会,看的林泽兴心里有点发毛,但林泽兴依旧是摊着手摇了摇头。

    李天明点头,正色说道:“林总您能保证我上回看的您们与斯美达公司的商业合同真实有效吗?”

    “肯定能!”林泽兴毫不犹豫地点头。

    “林总您能保证所说的事真实发生,斯美达公司除了百分之二十的订金之后再也没有向你们公司支付过任何一笔资金?”

    “能!”林泽兴继续点头。

    “林总您能保证你们与斯美达除了签署过那一份商业合约之后再也没签署过任何合约和承诺文件?”

    “能。”

    “这些我们都会写在合同里,如果您对我们隐瞒了不利于我们进行欠款追回的事,那最后受害人肯定是自己。”李天明正色说道。

    林泽兴靠在椅背上也认真说道:“你们是来帮我的,我又不傻,该说的我肯定都会跟你们说清楚。”

    李天明又看了林泽兴好大一会,默默点了点头,拍了拍旁边吴天的肩膀:“拟合同吧。”

    然后就站起了身出了包房,头也没回。

    吴天沉默了一会:“咱们来商议合同细节吧…”

    林泽兴看着李天明走了出去,问道:“李经理这是怎么了?”

    吴天笑了笑:“没事,他这个人性子急,肯定去商量怎么帮你们追回欠款去了。”

    林泽兴若有所思地点头,开始跟吴天商讨细节。

    酒局很晚才散场,之后林泽兴非要拉着继续下面的活动,但都被吴天婉拒,林泽兴执拗不过,只能叫来了刚才陪酒的两个姑娘,说是要送吴天和李天明两人回住处。

    等众人都散后,吴天看着跟着他的两个姑娘,笑了笑:“你们自己打车回去吧,我要去一个朋友家里。”

    一个姑娘笑着说道:“没事,您把李经理叫来,我们一起过去。”

    “我朋友有职业病,不方便。”

    姑娘捂嘴笑着:“没有什么不方便,您朋友是干啥的啊?”

    吴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朋友扫黄办的,你们非要去吗?”

    两个姑娘瞬间被气红了脸,一个字都没说,扭头就走。

    吴天哈哈大笑着,李天明这时走了过来,无语地说道:“你可真够损的,她们俩要在这儿给你挠一顿你就shabi了。”

    吴天撇了撇嘴:“她们要挠我我就脱裤子呗,那还能咋整。”

    “我看你是真喝多了。”

    吴天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拉开门躺到了车后座上:“是真喝多了,那几个娘们真能整,我有空非把她们招过来,这也太能喝了。”

    李天明也坐上了车,对着司机说道:“师傅先带我们随便绕一圈。”

    出租车上,吴天瘫在座位上眯着眼睛问道:“今晚不像你啊,这么简简单单就把合同定下来了?那个林泽兴肯定还有话隐瞒,你就不想知道他在瞒着什么?”

    李天明摇了摇头:“他想瞒着怎么问都不会说出来的,只要确定他们是受害者不就完了。”

    吴天睁开了眼睛:“你就这么确定他们是受害者?你看那个林泽兴都精成狗了,他能轻易相信那个地产公司的朋友?先给货后收钱?就算再笨蛋的老板都不会这么轻易草率吧?”

    李天明沉默不语。

    吴天再次眯起了眼睛,没有追问,只是感叹了一声:“这个社会越来越操蛋了,连你都慢慢被改变。”

    李天明也只能无奈:“那可不呗。”

    然后李天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到:“这次的活谁挂帅主持啊?”

    “你接的活就你挂帅呗,我们都给你打下手。”

    “这不太好吧,你这么一个大老板能让你给我打下手吗?”李天明不好意思的回道。

    “你啥时候拿我当过老板啊?这活我也看不懂,就你整了。”

    李天明装作挺为难地点了点头:“那好吧吴总。”

    吴天斜眼看着他:“你这都挂帅了,我听你使唤,就别叫吴总了,叫我小吴就行。”

    李天明连忙摆手:“这太不好意思了,这哪能行啊,我叫你天仔吧,这样亲切顺口。”

    “艹!”吴天崩溃骂了一声。

    出租车带着李天明两人绕了一圈之后就往李天明学校开去。

    两人下了车,翻越墙头,回到了宿舍,李峰和小花已经把吴天的床铺收拾好了,众人在宿舍里聊了会天,李天明心里还是不得劲,于是披上外套就找了个借口出去溜达了。

    李天明在操场上正漫无目的地走着,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竟然是丁雨瑶发过来的,内容非常简单却充满着浓浓的亲切与关心:“你死了吗?”

    李天明无语笑了笑,回了一句:“目前还算活着。”